• 巩义市交友qq群

  • 作者:CJJNZ 日期:2017-03-04 1:53:27 人气:60292 标签:晋宁县交友qq群
  • 第三幕那个叫魔神的瘸子女人

      “消息称那叶家三姐妹是向地国出发,但是那合欢朝却回到了他的本门屠刀王世和,黄国第二都云都里,所以我们还是去黄国云都比较合适。”

      “好的,就这么办!”

      ……

      “有消息说叶家三姐妹在云都万里外的小山村露了面,赶快派人去拦截!”

      “是!”

      ……

      “又有消息称叶家三姐妹在天国临安出现了?!”

      “是!”

      “立刻下去查!”

      “是!”

      ……

      “什么?!有人说在黄国看到了叶家三姐妹?!她们是不在云都外吗?速速去查!”

      “是!”

      ……

      “凡是有她们三姐妹消息的地方,全都派人过去!务必将叶青衣带回来!”

      “是!”

      ……

      月黑风高,虽然别人都说是杀人夜,但今日却不能杀人,只能抓人,勉勉强强算个月黑风高抓人夜便好。

      “哼!叶家三姐妹,你们完了!各路高手已经将这个小村子包围了,速速就擒我们明门吧!”一名穿着五彩花衣衫的年轻男子手执双轮背对众门人大声喝道。

      在他的对面有三名女子,一名青衣,一名华服,一名红袍,不过都掩了面,再加上黑夜,看不清容貌。

      “呸!你们明门算什么东西!五百年前只不过是我们暗门的一个小分支而已!今日叶家三姐妹我们是要定了!”在三名女子的后面还有一队人马,其中一名黑衣大汉瓮声啐了口道。

      “你!”花衣衫的男子瞪大眼睛:“粗鲁!”

      “哟~看到各路英雄都对我们三姐妹感兴趣啊……”三名女子中的华服女子出声了,戏谑一笑,声音用最后的五行灵力散开于各处:“那你们知不知道,我的五行之力还有个作用……分身呐!”

      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只剩下叶华服狂妄的笑声。

      这种场景,在桃花大陆的各处发生,引得不少人的怒骂。

      “扑哧……哈哈哈哈……”桃花大陆天国临近的海洋龙洋离天国三万里处的海域,一艘看似十分渺小的木船安然行驶,哪怕周围都是海浪,这只小船也是穿风破浪,在木船的四周似乎有一道奇异的能量罩住了它,穿浪时居然没有一滴水近它三米。

      木船的甲板上一张小桌子旁做了三名妙龄女子,一名青衣,一名华服,一名红袍,其中穿着华服戴黄金面具的女子正在捧腹大笑,毫无一般女子的淑女风范。

      “好好吃饭。”叶青衣看着叶华服吃一口笑N久的叶华服十分不满,伸手给了叶华服一个糖炒栗子,叶华服才勉强平定一点。

      “诶,姐,你不觉得好笑吗?我轻易捏造的九十多个我们的化身去了桃花大陆的各处,引得江湖人士的骚动,却回首发现都不是真的,肯定他们气得要死了!想起来就觉得有趣!”叶华服徒手拿起碗里那一大块酱牛肉,直接啃起来。

      “若不是一般的超一品高手因为‘不战’的制约没有一个敢出手查探,怎么会让那些一品和一品以下的人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叶青衣抿了口叶华服独家酿制的桃花酒,颇为好笑道,“也算你最近没偷懒,看到和我一样的五行分身之时,我也吓了一跳,居然可以真到这种程度。”

      “哼~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叶华服小人得意,“这一次去外域,姐你得好好给我们补充一下外域的知识,免得到时候我们出什么岔子……”

      “岔子?简单啊,你把你的衣服换了,别整天穿的那么华丽,弄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个二世祖。”叶青衣淡淡。

      “呃……”叶华服咽了咽口水,“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是奢华惯了,这一生只穿华服不穿别的啦……”

      “由奢到简虽然难,但是你必须早点学会。”叶青衣不知是说给叶华服听得还是说给自己听的,“好了,给你大略的介绍一下外域吧。外域和桃花大陆几乎是两个地方,外域是在桃花大陆陆地百万里外的海域中,整个外域是由无数岛屿组成。传闻外域的高手无数,隐世高手也是数也数不过来,我们在桃花大陆也算不错的好手,但是换到外域说不定只是个中庸的人物了,低调行事是必须的。

      外域没有江湖国家之称,那里只有一种东西,‘势力’。外域真正能被人承认的势力不过一千两百,但你别看数量少,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要组建一个势力,至少需要一个超一品高手和十名一品高手……”

      “什么?!桃花大陆那么大才只有五百左右的超一品高手,外域怎么可能有一千多个?!”叶华服傻眼了,叶青衣回给了她一记白眼。

      “桃花大陆摆在桌子上的只有五百左右,但是桌子下面的可不止这个数,就像是外界以为桃花大陆只有三名圣品高手,但其实明眼人知道不止这个数,父亲曾经提过,全桃花大陆,起码有八个圣品高手!”叶青衣再次扔下一个轰天雷,“实话告诉你吧,外域也是如此,所以明里暗里加起来,外域和桃花大陆的实力差不多。”

      “那……为什么外域没有和桃花大陆发生过战争?”叶华服问。

      “这是重点了。”叶青衣道,“因为千万年前的上古神魔大战给外域的诅咒,当年上古神魔大战发生地点就是外域,那一场神魔斗争的能量遍及整个外域,那时候外域的人们身体体质发生了改变,他们无法离开外域的区域,只要离开一步,功力压制的只剩下一层,三天内,必死,这是连圣品都无法解除的诅咒,这也是我为什么敢去偷海神之心的原因,只要用我的命理之术和你的五行之术,迅速离开外域,怎会惧怕海神?”

      “呼……看来去外域也不太平啊,你说我们要乔装吗?”叶华服口里嚼着牛肉,喝了一大口桃花酒,口齿含糊的问。

      “要的。”叶青衣点点头,“我的命理之术世间少见,别说桃花大陆的人觊觎,就连外域的人都知道,我们若是太有特点……你懂的。”

      “哼!叶华服嗤笑一声,“祸水!”

      “用词不当了你。”叶青衣反驳,“人说南红颜北祸水,这南红颜自然你的老相好昆仑山的满城,这北祸水嘛……虽然我在北边,但是真正的北祸水……可是你囚禁了整整一年的圣坛圣女。”

      “爹爹说了,你要是再这么下去,等着当老处女一辈子吧!”叶华服可不管面前这个出尘的女子是怎样被外界的人称作“分得世间八斗才”的绝代风姿,她只知道这是她姐姐,无论怎样都可以,所以她毫不客气的把她手上啃了大半腻呼呼的酱牛肉扔到了措不及防的叶青衣那张干净的脸,留下了一个“漂亮”的印记——沾满了酱汁和叶华服的口水。

      “啊啊啊啊——叶华服!我杀了你!”叶青衣本身就有很严重的洁癖,在这方面几乎细致到了极点,怎么可能忍受这种在她看起来恐怖至极的事情?!二话不说,丢掉所谓教养,抄起座下的小板凳“追杀”叶华服。

      “哇啊!”而叶华服则是一惊,慌忙逃窜,两名姐妹就绕着偷偷朝地上那小半块酱牛肉伸出贼手的叶红袍互相追赶着。

      最后只剩下几厘米的距离,叶红袍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一眼打得正火热的两个姐姐,迅速伸手一捞,刚准备把酱牛肉塞到嘴里的时候,异变突生,原本刚刚平息的大海突然一个大浪打过来,接下来,三姐妹听到了一声龙吟,纷纷顿住了动作。

      在木船不远处的海域产生剧烈的波纹向四周漫开,一条金色数百米的长龙破水而出,气势如虹,惹得天地变色!

      叶青衣率先反应过来,一抬右手,一颗六角白色冰晶浮现在手心,左手拈花状,一道银光闪过,射向六角冰晶,姐妹三人所在的木船在那一瞬间顿在了原地,任凭风浪过来,一动也不动,犹如时间静止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叶华服的眼里非凡,看到了那条传说中才有,一出生便是一品实力的龙,更是看到了,那条黄金龙的头顶两角中间盘膝坐着一名穿着灰色麻布衣,手带黑色手套,披头散发不见容颜的人。

      黄金龙则是直冲云霄,搅起万道神雷,龙吟声大作。

      “人?!”叶青衣也愣住了,惊呼:“怎么可能?!龙自称世间最高等的物种,这样的龙,十之八九到了圣品,怎么会臣服于一名人类!”

      “万事皆有可能了……”叶华服呆愣在原地,看着盘旋于天空中的黄金龙,和龙头顶的人,她感应了半天,却发现在龙头上的那个人毫无气息不说,她用眼睛能看到那个人,但是用灵识扫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一根毛都扫不到!

      “咿呀?”叶红袍眨巴眨巴眼,一道哈喇子流了下来,直到温热的口水滴到她的手上她才回过神,看到两个都把注意放到龙身上的姐姐,心下一喜,张大嘴欲朝酱牛肉咬下去——

      “嘎巴!”叶红袍只听到自己的牙齿相撞的声音,一转头,看到自己亲爱的二姐,叶华服正吃着酱牛肉,十分欢快的模样,当即叶红袍脸上多了两条宽面条似的眼泪,吐厌的二姐啊……

      “不好!”双手间不知何时多了无数银线缠绕却不显凌乱的叶青衣十指快速晃动,将最后一道解开时,她的面色突然难看起来,“华服,用五行之术快点逃遁!越远越好!”

      “什么?为什么?”叶华服有些疑惑,但手上的动作不慢,蓝色光芒一闪,木船边绕过黄金龙所在地大概百里迅速朝外域的地方前进,在逃遁了三千里后才停下来。

      “挂上……凶兆!”叶青衣收了命理之力,坐在椅子上,看着三千里外那处乌云翻滚的地方,眼中银光闪烁。

      “怎么会?龙本身傲气,对于人类本来就不屑一顾,怎么会闲的蛋疼跑来攻击我们三个过路人?”叶华服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是脸色也不好看起来。

      “我怎么知道,但是凶兆不仅是我们的,还有……那条黄金龙!”叶青衣低头,看着自己那双近乎完美的手,心念一动,双手又出现数百根银线,手指刚刚准备动作的时候却被另一只手按住。

      “好了,窥探天机讲出来本来就是有损命理的事情,算了,不要再算了。”叶华服淡淡,看向远处乌云翻涌,雷电轰鸣的地方。

      “女人……手……”这时,一直都沉默的叶红袍口齿不清道。

      “什么?”叶华服一怔,突然回想到那龙头上的女人戴的黑色手套,非布非皮,一点光泽也不反射,一道灵光闪过,她呆立在原地。

      “怎么了?”叶青衣问。

      “姐……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五岁的时候大姨来我们家,带来的那个消息?”叶华服手中蓄好力,蓝光闪过,木船朝黄金龙的相反处,外域的方向飞驰。

      “……”叶青衣思索一阵,脸色发白,“魔星破碎,星心无踪,将孕育新一代魔神?!”

      “聪明!”叶华服咬紧牙关,再次加速,原本准备慢悠悠的飘去外域,看来现在这个情况,不早点跑路,谁知道那名女人会不会一个缺心眼过来呢?

      “你怎么能确定她是新魔神?”叶青衣皱眉。

      “你不是算到了黄金龙的凶兆吗?十之八九那个凶兆就是那女人,黄金龙死定了!”叶华服头顶冒出冷汗,“我不知道我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但是后来一想,黄金龙从海底冒出的时候龙吟声大作,估计是痛苦制成,这黄金龙乃是圣品的高手,整个世界里只有魔神能够吸取龙的精华,让龙如此失态,再加上那女人的手上戴的手套,什么破手套!那根本就是上古异事录里面记载的魔神之手!只有魔神的手,才会如此!不反光,不吸收光,准确的是她就是个光的隔绝体!”

      “这……红袍你怎……”叶青衣刚准备说什么,却看到叶红袍一身红袍被自身的气场扬起,猎猎作响,双眼通红,犹如一尊杀神,看着木船的另一边,叶青衣随着叶红袍的视线看了过去,心跳差点停止——

      一名穿着灰色麻布衣,披头散发的女人盘膝坐在木船的桅杆上!

      “光……是什么?”很沙哑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磁性,给人一种成熟女人的魅惑感,听到有外人的声音,自己居然灵识扫不到,叶华服住了手一转身,也看到了魔神,她的反应比较好笑,腿直接瘫软坐下来了。

      “光……是什么?”魔神再度开口,叶华服感觉她的视线从自己身上一瞥而过,看向犹如发怒小兽的叶红袍。

      那一瞥,她感觉自己仿佛被魔神看光似的,心里多了一丝寒冷感。

      “吼吼……”叶红袍喉咙里发出低沉的野兽般的声音,眸色彻底渲染成红色。

      “光……光就是光啊!”叶华服慌忙救场,生怕魔神一个发怒把她亲爱的小红袍给灭了。

      “朕为何感觉不到?”魔神重新看向叶华服,那种阴冷的感觉再一次笼罩叶华服的全身,叶华服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在这一刻,叶红袍的身形一闪,来到了叶华服的面前,帮叶华服挡住了魔神的目光。

      “嗯?”魔神眉头一皱,威压扑面而来,叶红袍脚下一软差点跪在地上,边上多了一双手扶住了她。

      “魔神饶命!”叶华服离叶红袍进了,也感觉到了那股慑人的压力,再看一旁的叶青衣,不知怎的躺着也中枪的承受着威压,面部发白,叶华服知道一定是刚才算命理一不小心触及到了魔神,从而力量耗了太多,现在再抵挡魔神威压,有些勉强起来。

      “命令朕?”魔神一个眼神扫过去,叶青衣和叶红袍身上的威压尽除,叶华服却瞬间跪倒在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绝、绝无此意……咳咳……”叶华服整个人几乎趴在地上,一旁的叶青衣和叶红袍刚准备有所动作,却发现自己动也动不了,心下大急。

      “啊——!”叶红袍仰天大吼,原本乌黑的发突然变得赤红,朝叶华服艰难踏出一小步。

      “哦?”魔神有些诧异,她没想过一只小蚂蚁也会反抗,更大的威压施了过去,叶红袍也跪在地上,膝盖几乎把那水火难蚀,刀枪不进的木船甲板砸碎!

      “魔神!”叶华服见势不好,慌忙大声唤道,“您乃万物之首,何必在乎我们这种低等的生物?求你!饶过我妹妹!她还小,不懂事!”

      “你在质疑朕?”魔神整个人漂浮起来,坐到了原本姐妹三人吃饭的餐桌处,发现酒壶里面散发出她以前从未闻到过的奇异酒香,有些疑惑的拿起酒壶喝了一口,发现这酒虽然并无灵力,但是味道却是她喝过的酒中数一数二了,心下微微惊诧。

      “绝、绝无此意……”叶华服汗颜,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希望今日这煞神能留条活路给她们姐妹三人。

      “这酒谁酿的?”

      “啊?”叶华服低了头,所以没看到魔神喝酒,听到魔神这样问,刚才还在算计生死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一抬头,下意识问:“你说啥?”

      “嗯?”魔神看着样子傻傻带着黄金面具的叶华服,不知为何嗅到了叶华服身上与酒里有一丝很细小,但是能勉强分辨的差不多的香气,“你酿的?”

      “呃……嗯……”叶华服诚实的点头,她可不敢耍什么滑头。

      “从今日开始你负责朕的日常,若服侍的不好,后果……”魔神不再言语,解除了姐妹三人的威压,姐妹三人浑身一松。

      “是!”叶华服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心里却打着另一番小算盘,如果她能将这祖宗伺候好了,日后有人想伤自己……还不得过问她?变相的保镖和定时炸弹啊有木有!

      “一个时辰后,到了外域,给朕备一张轮椅。”魔神闭上眼,凌乱的发不见表情。

      “啥?一个时辰?这……魔神大人,我们、我们离外域太、太远了,没两三个月,是、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华服话都没说完,木船突然加速,但是这木船被魔神操控,自然是没那么贴心好妈妈的加防护罩了,才导致可怜的叶华服五体投地惊叫连连……

      

  • 巩义市交友qq群 巩义市交友qq群
  •   身上的力气像是被瞬间抽空了似的,秦雯杉绝望地躺下,眼神空洞,六神无主,心中所想是那么的美好,现实确实如此的残酷。自己已经最好了各方各面的充分准备,准备迎接禹寒暴雨般的来袭。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混蛋不是beijing ons要跟自己嘿咻,竟然是要给自己针灸治胃病,我靠了,有没有搞错?

      此时此刻,秦雯杉心里面是有火发不出来,她的内心独白是:“做个针灸,你让我脱的这么干净,就差没有把内裤和文胸也脱了(本来她是等着让禹寒亲自去解除这两道防备的),还说的那么挑逗,有你这样忽悠人的吗?我真是恨死你啦。”

      秦雯杉甚至都有种杀人的冲动,女人也蜕变不成了,心里面哇凉哇凉的。但是静下心来仔细想想,禹寒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好啊,这是在关心她,爱护她。知道自己有胃病,怕影响以后的生活福建泉州一夜情QQ群,就赶紧给自己针灸治病。徐宣她们三安仁同城QQ群个跟自己一样,天天吃饭都吃的很少,肠胃都不是很好,偏偏不给她们治,唯独给自己治,这说明自己在禹寒心里面与众不同,跟她们相比起来更加重要啊。

      这样一想,秦雯杉也就释怀了很多。不再去埋怨禹寒,而是在暗暗地自责,人家那么纯洁的思想,自己竟然龌龊成这样,把针灸想成了嘿咻,哎呀,真是没脸见人了。

      做好了准备工作,禹寒对秦雯杉说道:“你躺着别乱动,不然我找不到穴位。”

      秦雯杉嗯了一声不再说话,她无地自容啊。

      禹寒在秦雯杉那没有半点赘肉的小肚腩上扎满了银针,为了不让她心里内疚,同时也算是补偿她,禹寒就给她按摩头部。

      “舒服吧。”禹寒说道。

      “嗯,好舒服。”秦雯杉说道,轻吟出声。

      禹寒笑了笑,说道:“在我面前,你可以随便脱,但在别的男人面前,你可要矜持矜持再矜持,严防把关,现在的男人啊,没有几个好东西。”

      “你也不是好东西。”秦雯杉鄙视道,害得她还以为禹寒要跟自己更“深入”地彼此了解,结果扮自己丢丑,现在竟然还堂而皇之地教育自己,真是没脸没皮的混蛋。

      “我不是好东西,那你为啥还要脱啊?”禹寒反问道。

      “你......”秦雯杉无言以对,是啊,自己为啥要那么听他的呢,他说让脱自己就脱啊,这真是怨不得别人。

      “插曲而已,别太认真,以后给我老实地吃饭,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听天津哪里可以找一夜情见没?”禹寒说道。

      “听见啦。”秦雯杉没好气地说道,但心里却甜蜜的很,有人管教着自己,这种感觉真好,似乎已经触摸到了幸福。

      禹寒没再说话,专心地给秦雯杉按摩,气氛顿时间显得有些压抑,良久,秦雯杉问道:“禹寒,你喜欢我吗?”

      禹寒听后很是蛋疼,他最纠结的就是女孩问自己这个问题。如果说喜欢,女孩肯定要爱上自己,如果说不喜欢,那就会伤了人家脆弱的心灵。所以还是照旧,说道:“谈不上喜欢。”

      “什么意思?”秦雯杉问道。

      “才认识几天就讨论这个话题,未免有点操之过急,再说以前不是对你说过吗,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禹寒坦白地说道。

      “自从你说过我以后,这段时间我不是一直都在为你做着改变吗,我任性,我娇惯,这些我都可以改变啊。你希望我成什么样,我就改成什么样,这还不行吗?”秦雯杉一脸痴情地说道。

      “嗯,你能为了我去学会改变,让我很感动,不过现在这个阶段,我还不想谈论感情。”禹寒说道。

      “为什么?”秦雯杉继续追问。

      “我还没有给自己定好位,重点在于,我现在还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衣食住行都没有保障,饭都快吃不起了,还谈个毛感情啊?”禹寒说道。

      听见禹寒这样说,秦雯杉心里面踏实的多了,禹寒没有拒绝,只是在回避,而这回避则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在上海滩稳住脚跟,也就是说,等他确定了自己的发展方向,他们两个就有戏。

      “嗯,我理解你,那我等着你。”秦雯杉欣慰地说道。

      “呃......好吧。”禹寒实在是不想伤秦雯杉的心啊。

      “别让我等的花儿都谢了,你还不理我。”秦雯杉说道。

      “那就要看太阳什么时候照常升起了。”禹寒调侃地说道。

      秦雯杉嘿嘿笑了起来,没有再问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门铃声新疆沙湾县QQ群,禹寒神念一动,窥视个究竟,结果吓了他一跳,我靠,竺依香那妮子来了。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来。

      “咦,有人来了,谁啊?”秦雯杉问道。

      “不用想都知道这肯定是顾客亲自登门了,你在这儿等着,我出去打个照应。”禹寒说道,不得不采取善意的谎言。

      “嗯,你去吧,我躺着不动。”秦雯杉很乖巧地说道。

      禹寒把卧室门关上,然后去给竺依香开门,不等竺依香说话,禹寒就赶紧关上房门,并且还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搞的竺依香一头雾水。两人站在楼道里,禹寒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雪茄点燃抽上。

      “干嘛呢这是,屋里有人?”竺想在常德找情人依香问道。

      “我刚给一个病人扎完针,现在在睡觉,别吵醒了。”禹寒解释道。

      “这样啊。”竺依香说道。

      “你怎么来了?”禹寒问道。

      “来看看你呗,不想让我来看你啊?”竺依香撅着嘴说道。

      “你爸都找上门了,还看,再看我就挂了。”禹寒说道。

      竺依香嘿嘿一笑,说道:“交友网如何骗人我爸把什么都告诉我啦,并且还夸你好呢。”

      禹寒郁闷地说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竺依香有点不高兴了。

      “没什么,你爸跟你妈的观点,那是两道平行线,永远也不会交叉。所以,你爸嘉兴平湖楼凤今天对你说的那些,你全当没听见就行。我,姓禹名寒,只会让别人看我的脸色,绝对不会看别人的脸色。你爸看重我,我只能说他的识人能力能强,你妈鄙视我,我也不想说太多。”禹寒说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 巩义市交友qq群
    关键词:巩义市交友qq群
    九州娱乐城-九州娱乐网-ju111net登录

    九州娱乐城

    校园风光07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574    更新时间:2012-3-15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